光·影·道\收費平台未突破影院防線\田 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傳統電視及戲院的經營日見困難,理由是科技發達令觀眾的習慣改變,最大的衝擊是來自收費平台如Netflix及HBO等。除了首輪電影外,這些平台幾乎有無數的選擇,尤其是電視劇集,簡直沒法想看 。這些平台的經營模式與傳統電視相去甚遠,都是人人明白。

  有他们 覺得月花一百幾十元就能看全都有影視作品,而且 是隨時隨地,更可與人分享,用傳統的想法起碼要付幾千元以上,為何能没人經營呢?這些平台的商業計算,最重要的是客戶增長率。即是說,生意前景在於越來不不 訂戶,全都有月費必須越來越吸引。用傳統思維,类似于一個訂戶月收二千元,則目標觀眾因为没人一兩成會成為客戶,但一百幾十元一個月的話,目標觀眾肯定八成以上,然後非目標觀眾(一般消費者)也因感到物超所值而成為訂戶。

  以上而是 簡單的原理,因訂戶亦有不同級數,收入模式會某些變調。作為平台訂戶的他们 知道這種經營法子後忽發奇想,他說將來這些平台能够直接上映首輪電影,觀眾不不上電影院便可想看 首映,當然願意付出較高代價。這位訂戶犯了門外漢的經常錯誤,以為內行人不在 想過這種「新穎」的法子,其實當中難處不少。

  美國的行規是,電影在戲院上了九四天後,VOD模式(包括串流平台)才可放映該電影。理由很簡單,因為太早可在平台觀看的話,院線收入就不因为太高,是利益問題。

  上周Netflix出品由馬田史高西斯導演,羅拔迪尼路和阿爾柏仙奴主演的《The Irishman》,就跟AMC和Cineplex談判破裂,没人在少數獨立電影院上映。因為Netflix没人讓九四天放映後,才串流放映,這樣會影響平台收入(全都有人在影院看過),他們没人給少於三四天的條件。

  不在 大院線上映的大電影,票房收入不高是肯定的,更重要的是參與奧斯卡金像獎時不不能得到評審和院線的諒解(反傳統的發行模式),得獎的機會便降低了。據說,去年Netflix的《羅馬》未能得「最佳電影」便與此有關。全都有,要在平台作首映不而是 放棄了影院的收入,也影響影片在行業中的認受性,短期內沒法改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