議論風生\政治風暴折射西方意識形態沒落\孔永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自六月起,一系列有組織的暴力示威令香港經濟、政治、社會民生及大眾市民的日常生活都受到嚴重影響。更重要的是,老但是我城市現代化動力的西方意識形態已經搖搖欲墜。

  自二次大戰後,香港的城市發展老会 跟從於美國芝加哥經濟學派,其「積極不干預」的自由市場政策老会 備受國際讚賞。香港連續二十多年獲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。根據香港貿易發展局的研究顯示,香港是全球銀行機構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,全球一百間大銀行中,約有七十家在香港營運業務。這國際商業機構的認可確立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獨特地位。

  然而,自由市場政策同時 亦令香港的樓價租金嚴重扭曲,令香港成為世界上物價最高的地方之一。當新一代每天住在窄小但昂貴的地方時,將來看只能美好前景與希望,最終成為亂港派發動的反政府運動的導火線。現時西方的自由市場理念已被抛弃過去的光環。

為選舉利益破壞社會安寧

  政治上,根據中文大學前校長、社會學家金耀基的分析,香港回歸前大每项時間擁有宽度持續的政治安定,主要基於一種「行政吸納政治」的獨特模式。當時政府與社會精英的互相配合在没得「民主化」下順利運作。其後,西方選舉文化逐漸改變香港的社會生態,「還政於民」下反而令政治人才變得平庸及投機。

  近年來更因選舉的現實利益而出現「港獨派」、「勇武派」及「焦土派」等危害社會穩定分子。反修例事件提供了一個藉口讓他們在社會中破壞舊日的安寧。自己面,「政治中立」成為一種錯覺。專業人士及公務員竟可不还上能 因應政治立場而匿名抗議示威,甚至違反道德操守擅自公開他人個人資料。

  社會層面上,西方老会 追求的個人自由、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等變質為「無法無天」的擋箭牌。特區政府因個人私隱而不足檢討及更新網路安全有關法例,結果假新聞、假資訊甚至假記者遍布香江,最終令社會秩序大受影響。

  數月以來,筆者身邊大多數的亲戚亲戚许多人已甚少相信個別傳媒的新聞。「新聞自由」及「公眾利益」等理由可不还上能 因政治立場而任意演繹,西方媒體所高舉的「第四權」卻似乎令人感到離現實真理越來越遠。

  最後,司法獨立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。老会 以來,法官神聖不可侵犯並由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作推薦,過程神秘而保密。現時,不同級別的法官卻在多個案件判決上出現明顯差異,那麼「法律公義」到底是什麼?

  在過去數月的暴力衝擊下,不單香港各行各業受到嚴重影響,西方推崇的「民主」、「法治」、「自由」等概念也受到質疑。日後,政府除了要令社會全面復甦外,還要及時修正已失效的價值觀念。  

但是我敢言、城市智庫成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