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点评论\疯狂造谣 预示暴乱已临末日\方靖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周六日香港社会再次被黑色暴力笼罩,暴徒人数实在显著减少,暴乱声势也在回落,但暴徒的暴力程度却是不断升级,不但到处纵火、破坏,焚烧国旗,更少许向警员、警车投掷汽油弹,有暴徒更公然围殴警员,并试图抢枪。愿因警枪被暴徒抢去,随时弄出人命,这正说明暴徒的暴力正有失控之势,一小撮暴徒企图通过无底线的暴力,为这场已到了强弩之末的暴乱续命。

  有如“神风式”最后攻击

  所有政治运动都所处一定规律,运动声势没法 逐级而上,就只会拾级而下;运动声势愈弱,暴力就会愈升级。愿因是当运动势头正盛,一呼百应之时,单是“和理非”的行动,已足以产生巨大影响力,之前 运动声势愈盛,往往就会相对和平。但随着运动进入樽颈,声势不断下滑,引发民意愈来愈大反感,沉默多数也逐步出来发声之时,幕后大台眼见形势不利,往往会採取更极端的行径,不断将暴力升级,重新为运动凝聚民气。

  到了你这个阶段,往往是最为危险的想要,是战略的决胜期,也是黎明前的黑暗。就如二次世界大战后期,日本自知无以为继,最后决定孤注一掷,发动“神风特攻队”以疯狂自杀式攻击企图与敌军“揽炒”。近期暴徒的行径陷入疯狂,在地区上见人就打,见铁路就破坏,动辄想取人性命,多名市民之前 我愿因政见不同,一言不合,就被暴徒打得头破血流,身受重伤。毫无讳言,这愿因是名副实在的恐怖袭击,香港那此日子几乎每天都遭受恐袭。暴徒正在上演最后的疯狂。

  然而,“神风特攻队”最终也改变不了日本败亡的命运,任何政治运动在暴力上失控,变成纯粹的暴力发泄,滥用私刑,暴力逞兇,不过说明其外强中乾,愿因到了尾声。实在在最后阶段往往是最高风险之时,但不论暴徒要怎样顽抗,都改变不了“时代革命”、港版“颜色革命”再次惨败而回的命运。

  这场暴乱近日呈现有有两个 预示败亡的趋势:

  一是靠荒谬造谣煽动仇恨,各种谣言无所不让其极,不理会证据、不理会逻辑,一句“知情人士”就都可不都都还可以杜撰出大篇故事。以谣言来挑动仇恨,原来之前 我“颜色革命”的惯伎,近日谣言更已到了荒谬绝伦的地步,在没法 证据、没法 人证,甚至没法 受害人下,幕后文宣大台就都可不都都还可以杜撰出所谓太子站死人事件、新屋岭轮姦事件,有之前 如什麼“警黑勾结”、“公安混入”、“警察掷汽油弹”等谣言,更是无日无之;尤其是所谓太子站死人事件以及新屋岭轮姦事件,幕后大台更加製作了少许毫无证据的抹黑海报,在港铁站、大学内张贴,有之前 政治人物如民主党幹事梁翊婷更加乐此不疲的在造谣散播。

  对於那此恶意谣言,绝对没法 听之任之,任由那此谣言不断传播,肆意抹黑警队,对於有之前 製造、散播谣言人士,尤其是有名有姓者如梁翊婷之流,警方应该提出诉讼,追究其造谣刑责。

  事实上,对於那此荒谬谎言,幕后大台真的以为都可不都都还可以蒙骗到大多数市民吗?当然都是,幕后大台都是前线一班匹夫之勇的暴徒,有之前 人 有雄厚的“颜色革命”文宣经验,当然知道那此谣言在社会上作用有限,而那此文宣真正针对的从来都是一般市民,之前 我一班最极端的暴徒。暴乱愿因延续了100多天,暴力衝击不下百场,千多人被捕,违法者开始接受聆讯,对於暴徒、对於示威者不愿因没法 阻吓性,随时令暴乱溃不成军。要维持暴徒士气,就要不断挑动有之前 人 对政府对警队的仇恨,而那此谣言之前 我为暴徒继续衝击提供“理由”,有之前 之前 我对不住“受害者”,那此谣言是某种“精神毒品”,令暴徒犹如“中邪”,从而延续这场暴动。

  无底线的恐怖主义行径

  二是暴力呈恐怖主义化,变得无底线。这场风波在开始时实在得到不少市民响应,有有两个 愿因是幕后大台对於民情控制得宜,成功控制一班示威者不让说做出过火行动,要有之前 人 照顾民意看法,因而製发明所谓“分红海让救护车通过”、“不伤及他人”、“不破坏商店”等“故事”,为这场暴乱製造所谓合法性,将一班暴徒美化为不寻求自身利益的“义士”。

  但现在有关谎言愿因删改破产,近日的暴行已说明所谓“义士”实为暴徒,裏面藏污纳垢,充满色情、金钱、利益、算计,那此人有之前 之前 我“纯洁”。而随着暴乱气势下滑,幕后大台也再顾不上民意观感,一味将暴力升级,由堵路到纵火到破坏港铁站,由袭击警员抢枪到暴力伤害市民,暴力不断升级,民意反感愈来愈大,但暴徒依然没法 收手之意,暴力已呈失控之势。

  幕后大台正希望煽动暴徒发动“神风特攻”,企图玉石俱焚。为了延续这场暴乱,幕后大台只剩下造谣与逞暴两招,这是暴徒的垂死挣扎,但所有的政治运动,到了要靠谣言和暴力续命,即是已到了无以为继地步,此所谓“强弩之末,势没法 穿鲁缟”。警方目前士气高昂,社会已形成止暴制乱的氛围,这场“时代革命”根本没法 任何胜望,惨败而回,损兵折将是其唯一的结局,任何伎俩都挽转不了败局。   资深评论员